字号:
凌友诗从法统与道统谈祖国统一

  时间: 2019-08-27 10:30     来源: 中国评论新闻网     
 
 

  中评社北京8月8日电(记者 束沐)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、香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中心荣誉研究员凌友诗在“第二十八届海峡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”上发表观点称,1949年新中国成立,代表的是一个新的政府、新的政权的成立,而并不是一个什么另外的国家。“世界上祇有一个中国”,这句话不仅意味着在当今的世界没有两个中国,没有一中一台,而且从古到今也总只有一个“中国”,中国的主权从来完整统一没有分裂。

  凌友诗自述,今年两会,她在人民大会堂做政协委员大会发言时,特别以中国现当代史为背景,谈海峡两岸的分裂分治以及对祖国早日统一的期望。因为她感到自己有一段特殊的经历:对台湾的政治有长期的研究;移居到香港后在香港完成高等教育,毕业于香港大学哲学系,其后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担任政策研究室高级研究主任多年,对香港回归后文化社会政治也有一定的了解。2003年开始她又在福建省担任政协委员,2013年起担任全国妇联执委,以这样两岸三地的经历和学术背景,凌友诗感到自己可以有一个更客观超然的角度来说这个话题。

  凌友诗说,在习近平主席今年1月2日庆祝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发表40周年讲话提出两岸和平统一的目标以后,她更感到站出来支持习主席的号召,说一点良心话,是责无旁贷的。九分钟的发言,意外的获得全体政协委员十三次掌声,这让她深深感到两岸统一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感情。

  凌友诗指出,“中华民国”在语意上可以有两种意思。一个是从国际法来看,中华民国具有独立的国际人格;一个是从国内法来看,中华民国是一个中央政府,一个政权。这两个意思在绝大部分国家二而为一,可是现代中国在内忧外患中建立起来,内战频仍,政权更迭,这两重意思却有可能分开。“中华民国”作为国内法上的一个政权却未必同时具有国际法上作为一个“国家”的资格。台湾当局要改旗异帜、制定国号、加入联合国、成为世界上一个独立的国家,机会甚微。但是要用“中华民国”长期拒绝统一,或是改变1911年成立的那一个“中华民国”的内含,而使“中华民国”作为一个异于1911年旧政权的新政权,和国际法上的国家的意涵重新统一起来,却并不困难。因此,“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”、“中华民国国民”、“中华民国护照”等语的意义以及它的法律身分,需要仔细分辨。由于与它相互竞争、主权交错的另一个政权是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,故须同时并列比较。

  凌友诗说,我们首先要破的是“国”这个概念。“中华民国”与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,它是两个政府或所谓两个政权的代称。就像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都是朝廷的代称。朝廷换了,一个继承一个,却实际上仍然只一个国家,就是中国。中国历朝历代都只是政府继承,不是一个国家取代另一个国家。清朝廷被推翻,民国政府取代了清政府;民国政府败走了,人民政府取代民国政府。他们之间是政府继承,不是更换国家。下一个朝廷继承前一个朝廷,也就是下一个政府继承上一个政府,这种朝廷与朝廷、政府与政府的接续,形成传统史家所说的“法统”。说到国家,仍然只是那一个,中国。不能因为称号上有一个“国”字就产生误解。1949年新中国成立,代表的是一个新的政府、新的政权的成立,而并不是一个什么另外的国家。“世界上祇有一个中国”,这句话不仅意味着在当今的世界没有两个中国,没有一中一台,而且从古到今也总只有一个“中国”,中国的主权从来完整统一没有分裂。

  凌友诗认为,“中华民国”虽然丧失了国际人格,可是从国内法看,它还是有作为中国的中央政府的法理意义。台湾在李登辉当政后经历一个非常诡谲的变化,就是偷偷把改变民国政府的性质,使它不再有作为中国的中央政府的法理意义,然后偷拿“中华民国”借壳上市,把“中华民国”从政府上升到一个国家的地位,明确喊出“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。”

  凌友诗举例说,在周代,齐国是姜太公的封地,可是到了战国时期,卿大夫田氏篡夺了姜氏的王位,田氏篡位后并没有改齐国的国号,仍称为“齐”。可是这时齐国已经不是当年的姜齐了,后代史家改称田齐。以表示此齐非彼齐也。

  “李登辉以后的‘中华民国’,就像这个田齐。这时候如果我还支持台湾当局,纵容它拿着“中华民国”的幌子来继续搞台独和抵制祖国统一,那么我就是真对不起中华民族,对不起中国人了!我的责任是要大声指出李登辉和民进党的篡位窃国。台湾当局认为我叛国,我没有背叛中国,顶多背叛的是他那个“田齐”。他那个“田齐”本身就背叛了中国,我怎么可能对他效忠呢?”凌友诗表示。

  凌友诗指出,对于我们大陆的年轻人来说,祖国的统一是必然的,也是必要的。可是台湾香港有很多年轻人却不这么看。他们受了西方的影响,认为现在已经是地球村的时代了,国家民族这种概念过时了。近三十年美国还有一派思想,叫做“想象共同体”,认为只要一群人有共同语音、文化和生活习惯的人,就可以把自己想象为一个共同体,甚至独立为国家,这个理论是很多搞台独、港独、疆独、藏独的人的理论基础。他们会问,台湾和香港都是和大陆生活很不同的地方,大陆为什么要统一台湾呢?为什么不能独立呢?

  “对中国人来说,我们的文化精神是追求大一统。因为根据中国人数千年的经验,大凡天下四分五裂,必然是战争频仍,生灵涂炭。这样的环境,人民无法安定生活,社会无法从事生产,最为痛苦就是平民百姓。因此我们中国人很有智慧,追求大一统。”

  凌友诗表示,正统政权不但要追求大一统、维持大一统,还要如孔子所说的“兴灭国,继绝世,举逸民”,要把被灭绝了、衰弱了的国家复兴起来,让每一个国家得到公平的对待,每一个国家的人民都能舒畅地生活,流落的臣子、贤人都能得到推举为社会做贡献。这就是我们的历史精神、我们的文化精神。在孟子,称之为“王道”。 (后方支援记者:张爽)

 
编辑: 李杰     
 

 

地址(ADD):北京市海淀区双清路清华同方大厦B座四层 邮编(PostCode):100084
电话(TEl):86-10-62792150 ,62770319 传真:86-10-62770420
全国台湾研究会版权所有 中国台湾网承办